服務熱線

13824495301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國際動態 > 路透:如何解讀中國金屬貿易發生的變化

路透:如何解讀中國金屬貿易發生的變化

2015-03-11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中國將是今年工業金屬價格的決定性因素。

  沒有什么新的東西。拜中國對從鋁到鋅的全球需求增長貢獻良多所賜,數年來在該領域有著燿眼的地位。

  然而最近幾年發生的變化是,隨著產能的不斷增長,中國自身的精煉金屬產量大幅攀升。

  例如原鋁市場,中國從海外的進口遠沒有其出口對價格的影響那么明顯。

  在鎳和錫等金屬方面,問題是中國能否在面臨原料進口限制的情況下維持其精煉金屬的產量。當下對這兩種金屬的預期是,中國無法維持其產量,因此對市場價格有利多影響。

  對銅而言,中國可以說仍是毫無爭議的進口國,這種情況在基本金屬中也僅剩銅礦。正因如此,銅的貿易數據仍可用來衡量中國制造業的健康狀況,但還是只能透過極度扭曲的鏡頭來看。

  中國金屬貿易發出的價格信號出現了變化,但銅目前只是這種變化的一端。所以今年需要關注的主要問題是什么呢?

  出口對海外市場的威脅

  去年下半年中國幾種基本金屬的出口大幅增長,因青島港爆發金屬融資丑聞。

  其最終影響是,做為抵押品的金屬從中國的保稅倉庫流向倫敦金屬交易所(LME)更為安全的倉儲體系。

  隨著2014年接近尾聲,這種被迫的去庫存顯示出減弱的跡象,今年以來,鋅和鎳等金屬的出口應會消退。

  鋁半成品的出口則是有結構性本質,反映出中國自身冶煉產能大幅增加。

  中國對鋁的需求持續增長,其步伐快過其他任何地區。問題在于中國自身的產量一直快速增長,面對價格疲弱的情況,卻沒有明確的供應規劃。

  制成品出口是中國產能過剩的緩沖,但對海外市場來說卻是一個警報。

  去年的鋁制品出口量大增近20%至367萬噸,在12月更是創下49.2萬噸的單月紀錄出口峰值。

  12月的表現可能是個特例,反映了迄今尚未得到證實的市場關切,即市場擔憂中國政府可能準備對出口加工產品的優惠關稅規則進行調整,而非是針對原生金屬。

  根據周一公布的初步數據,中國1月鋁制品出口回落到37.9萬噸,2月數量也基本一樣。但按照以往標準來看,這兩個月的出口量依然是很高的,而且整體趨勢也仍舊是穩步向上的。

  中國鋁制品出口充斥亞洲市場,這也是造成當地實貨升水市場走弱的一個原因。

  如果當前趨勢持續下去,對于升水和現貨報價都形成利空,因為中國的供應填補了其它地區減產造成的缺口。

  中國出口對于鉛市場也有重大影響。中國在2012年末轉變為精煉鉛的凈出口國,并且從那之后一直保持凈出口。

  雖然鉛的凈出口量不算很大,去年只有34,650噸,但中國明顯的自給自足狀態令此前有關鉛市場的看多觀點不再成立,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問什么鉛不再是投資者的青睞對象。

  中國持續的生產能力

  在鎳市場,中國生產含鎳生鐵(NPI)的能力是否具有持續性,將決定鎳市場的多頭行情能否像預期那樣來臨。

  印尼實施鎳礦石出口禁令已經一年,市場期待看到NPI供應出現緊張。鎳礦石是生產NPI最重要的原材料。

  中國對印尼鎳礦石的進口在最近幾個月降至零,令菲律賓成為唯一的替代供應者。

  但菲律賓每年在年末出現的雨季,將令鎳生產和從菲律賓進口鎳礦石受阻。這一影響在今年格外明顯。中國在去年6月和7月進口的鎳礦石超過500萬噸,而今年1月則大幅降至110萬噸。

  結果就是導致本就在下降之中的中國鎳礦石庫存進一步減少,令NPI生產商面臨更大的停產壓力。

  鎳礦多頭認為中國NPI行業在萎縮,因此中國精煉鎳的進口意愿將增加,為供應過剩的西方市場提供了亟需的緩解。

  去年精煉鎳進口量大幅減退,使中國多年來頭一次成為精煉鎳的凈出口國。

  這些出口都是因為青島港事件,且恰體現了以往中國抵押品融資交易吸納的鎳數量之高。

  中國1月又回復成為精煉鎳凈進口國,顯示青島港事件效應在退燒。

  精煉鎳進口回復到過去水準的程度有多高,將取決于中國NPI生產商關閉停產的規模和速度,而這又得視菲律賓供應填補印尼未加工礦石出口禁令留下缺口的程度而定。

  然而,傳遞到精煉鎳進口的效應,可能會受到鎳鐵進口的影響。鎳鐵較為便宜,且極適合不銹鋼生產商的用途。

  鎳鐵凈進口量去年成長40%至27萬噸,1月凈進口達52,500噸的記錄新高。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從緬甸的進口,緬甸在中國供應國名單中算是相對較新的來源。去年中國從緬甸進口59,000噸鎳鐵,約相當于總進口量的21%。

  錫市場也將密切追蹤來自緬甸的進口情況。

  近年來緬甸已崛起成為中國錫熔煉行業的錫礦石主要供應國,在國內原料供應難以跟上腳步之際,協助中國產量提高。

  那對市場有雙重意義。

  首先,中國官方數據的精煉錫進口量不斷減少,已由2011年的31,300噸及2012年的14,300噸,減至2014年的8,700噸。

  其次且更重要的是,中國出口增加,盡管多半未反映在官方貿易數據中。

  據國際錫研究協會(ITRI)估計,這類非官方的流出量去年至少有6,000噸。只需看看錫價為什么表現落后就可以了,盡管表面上市場為供應短缺。

  這股趨勢是否將延續至2015年,大多要取決于緬甸錫礦石供應是否仍持續去年的速度。

  銅市與鋅市的復雜性

  至少中國仍是精煉銅穩定的進口國,實際上,以所有型態的銅而言,都是如此。

  銅進口量仍被視為中國制造業活動的風向球,不過由于商用與國營庫存周期、買家動作、以及以融資銅需求等因素,在傳遞訊號方面構成復雜性,銅進口量是一個非常有問題的指標。

  1月精煉銅進口總量達30萬噸,創下五個月低點;從明顯偏低的初步估值判斷,2月看來又進一步放緩。

  最可能的原因在于,青島金屬騙貸事件后,對擔保品融資的收緊控制,以及今年買家減少年度長單,提高現貨合約采購比率的變化。

  但另一個因素可能是,中國銅交易重心從精煉銅轉向原材料。

  去年廢銅進口下滑,銅精礦進口則大增。銅廢料進口下滑對銅價而言是利多,因為這可以轉化為對初級精煉銅的更多需求。銅精礦進口大增則是利空,因為這意味著國內提高產量以因應需求。

  今年中國對銅市的影響,將是所有這三種交易項目的作用力--精煉銅、廢銅以及銅精礦。

  中國與全球鋅市場互動的復雜程度也不在話下。

  精煉鋅進口是青島騙貸丑聞的另一個受害者。由于原先用于融資抵押的鋅金屬出口大增,令中國在去年第四季搖身成為鋅凈出口國。

  不過中國在1月又變回凈進口國,盡管凈進口數量只有7,500噸,相較以往水準顯得很不起眼。

  不過鋅市行情題材在于原料供應即將短缺,因為全球幾座最大鋅礦即將壽終正寢。

  問題在于中國究竟是會受制于這個供應短缺情況,還是會提高自身產量來因應。

  中國精煉鋅與鋅精礦進口趨勢之間的交互作用,將受到密切關注以尋找線索。

  但以1月精煉鋅進口下滑78%,鋅精礦進口上揚29%來看,現在似乎還難有任何答案。
相關連接:
免責聲明:
除注明“來源: 機械168”以外的資訊,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聯系方式:020-362764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