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熱線

13824495301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國際動態 > 塞西力推“國家工程”,埃及迫切渴望中國資本

塞西力推“國家工程”,埃及迫切渴望中國資本

2016-01-18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一帶一路”與“大埃及夢”
    
  外交部發言人陸慷1月15日宣布,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于1月19日至23日對沙特、埃及、伊朗三國進行國事訪問。
    
  今年是中埃兩國建交60周年,兩國相互設立了中國“埃及年”和埃及“中國年”以示友好。埃及更期望在習訪中,把中方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埃及的建設藍圖進行戰略對接,取得實質性進展。
    
  經歷多年政治動蕩、穩定政局之后,埃及亟需大跨步發展經濟。基于這個需求,當前的埃及迫切渴望和全球經濟貿易大國中國拓展經貿關系。尤其在推動實現其“大埃及夢”的大項目,比如“蘇伊士運河走廊經濟帶”、新首都建設等大型“國家工程”的建設中,基礎設施建設經驗豐富、資本充裕的中國企業成為埃及極力招攬的對象。
    
  這無疑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落地的良好契機。希望中資企業在抓住機會的同時,也能充分注意到其中可能的風險。
    
  埃及外交部1月12日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于1月20日至22日訪問開羅。埃及駐華使館新聞參贊扎德拉向21世紀經濟報道證實了這一消息。
    
  據扎德拉透露,雙方領導人將在此期間簽署一系列雙邊貿易和投資協議,包括從開羅衛星城Ain Shams到東部省Belbais的輕軌項目、中資企業共同參與的埃及新行政首都項目等。另外,圍繞新蘇伊士運河建設,中國企業也有機會參與港口開發、船只生產和維修、碼頭維護、物流樞紐建設等。
    
  埃及總統塞西2014年6月上臺以來,一年多內兩次訪問中國。2014年12月塞西訪華期間,兩國領導人決定將雙邊關系提升為全面戰略伙伴關系。2015年9月,塞西來華出席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中埃關系進入穩健發展時期。
    
  2014年9月,埃及內閣成立了一個中國事務小組,并在10月召開了第一次會議。該小組包含國際合作部長、行業和貿易部長、衛生部長、交通和通訊部長、投資部長、外交部長、住建部長等。
    
  “這反映出埃及對埃中關系的重視。”扎德拉介紹,這個小組的目的是研究兩國各領域合作,根據埃及的需要確定優先發展項目,落實兩國高訪訪問成果,跟進共建項目的執行情況。
    
  今年是中埃兩國建交60周年。1月4日至5日,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張明訪問埃及。張明訪問時表示,當前中方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與埃及蘇伊士運河走廊開發、新行政首都建設藍圖具有許多契合點,雙方應加強戰略對接,推動雙方在基礎設施建設和產能合作領域的一系列大型項目的合作盡早取得實質性進展。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李紹先向21世紀經濟報道指出,從地緣政治角度講,埃及既是亞、非之間的陸地交通要沖,也是大西洋與印度洋之間海上航線的捷徑,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另外,它是中東大國、阿拉伯大國、非洲大國、地中海大國、伊斯蘭大國,對周邊地區有重要的影響力,歷來就是大國爭相拉攏的對象。
    
  埃及是第一個與新中國建交的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國家。“建交60年來,中國始終很重視埃及,10年前,中國給非洲的援助一半給了埃及。”李紹先說,“埃及現在亟需發展經濟,會非常希望能夠跟中方簽署‘大單’。”
    
  經濟發展成埃及首要訴求
    
  1月10日,埃及迎來了三年多以來的首次議會會議,并選舉出了新一屆議長。這是塞西上臺后制定的“政治路線圖”的最后一步,即議會選舉。此前,埃及已經完成了新憲法公投和總統選舉。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1月12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埃及新議會選舉產生新議長,標志著埃及政治過渡進程順利完成,中方對此表示歡迎和祝賀。
    
  “2014年,我在塞西上任后去過埃及兩次。我的感覺是,塞西當選總統是符合民眾求穩的愿望的,當地的社會秩序正在逐步恢復。”中國前駐埃及大使吳思科此前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指出,埃及逐步走向穩定和治理的大趨勢是“不會變了”。
    
   然而,埃及經濟停滯甚至倒退卻是更大的難題。自2011年埃及政局發生動蕩以來,外國投資撤出、游客銳減,國家經濟受到嚴重打擊,失業率一直在13%左右居高不下。
     
   對此,塞西在2014年又出臺了一套“開源節流”的“經濟發展路線圖”。一方面,他提出要大幅削減能源補貼,減少財政赤字,另一方面,他計劃修建新的行政首都、擴建蘇伊士運河、推動蘇伊士運河經濟區發展,希望大型工程能夠提振經濟、增加就業、改善民生。
    
  “埃及在多年的動亂之后百廢待興,在能源、交通、工業、服務業等很多領域都有龐大的需求,而中國的企業在這些方面具有技術和資金優勢,并且可以享受到‘走出去’戰略的政策支持。目前正是兩國進一步發展雙邊關系的契機。”吳思科說道。
    
  舉例來說,在基礎設施方面,埃及計劃投資47.6億美元建設全長3400公里的國家公路網,投資200億美元建造多條鐵路線路等。但埃及經濟多年來停滯不前,交通部所能獲得的預算還不及所需的十分之一。因此,中國公司的參與將為埃及政府“雪中送炭”。
    
  扎德拉向本報透露,在2014年12月塞西訪華期間,中埃簽署了建設8億美元鐵路項目的備忘錄。在第一階段,將建設從開羅衛星城Ain Shams到東部省Belbais的輕軌線路,這條線路將通過規劃中的新行政首都,總長67.846公里,有12個車站。埃及交通部與中國公司(中鐵二院/中航國際)正在討論最終協議。
    
  從新蘇伊士運河看埃及的“大手筆”
    
  總造價85億美元的新蘇伊士運河項目在埃及大工程中具有旗艦地位。
    
  該項目在2014年8月開工,長約72公里,原本需要3年時間,但塞西硬是將工期縮短至11個月。施工項目包括35公里新開鑿河道和37公里原有河道的拓寬和加深。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個項目中,塞西明確拒絕外國資本,要求這個工程在創意、立項、規劃、融資和挖掘各方面都由埃及人自己完成。該項目通過發債的形式,在短短一周時間內就募集到了65億美元,在埃及引發了不小的轟動。
    
  吳思科認為,經歷過多年動蕩,埃及亟需通過一個大型“國家工程”點燃民眾對建設國家的熱情。回顧歷史,老蘇伊士運河的建設付出了幾千人生命的代價,卻在開通之后被英法兩國控制了長達十年的時間,直到1956年7月被收歸國有。可以說,這條運河牽動著埃及人反殖民主義斗爭的記憶。
    
  “塞西用它來贏得民眾的支持,是很妙的一步棋。”吳思科評價道。
    
  除了要贏得民心、穩固政權,塞西還要用這個工程向外界展示充滿活力的埃及,為接下來的發展鋪平道路。2015年8月,塞西為新蘇伊士運河舉行了盛大的通航儀式,邀請120多個國家的代表出席,其中包括29位國家領導人。
    
  埃及政府期待擴建后的運河到2023年可以帶來132億美元收入,比2014年的53億美元增加1.5倍。接下來,埃及政府將沿蘇伊士運河打造“蘇伊士運河走廊經濟帶”,包括修建公路、機場、港口等基礎設施,以及多個高科技工程項目。埃及政府預計,全部建成后每年將為埃及帶來1000億美元收入。
    
  然而,新蘇伊士運河的經濟表現卻不如人意。2015年運河全年收入為51.75億美元,同比下降5.3%。通航當月,運河收入為4.621億美元,比7月小幅增長5.6%,但之后基本上是一路下滑:9月4.488億美元、10月4.492億美元、11月4.084億美元、12月4.455億美元。
    
  對此,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Mohab Mamish的解釋是,由于采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貨幣提款權機制來計算,主要貨幣相對美元貶值導致運河收入縮水。他強調,實際上,全年通航船只數量“顯著增加”,從17148只增長到17483只,負載量也從96270萬凈噸增加到99870萬凈噸。
    
  但他沒有說明的是,蘇伊士運河通航量是否受到了全球貿易疲軟的沖擊。與2014年日均通航量47只相比,2015年的數字為48只,幾乎沒有變化,而運河擴建后的目標是要在2023年增加到97只。實際上,就算是金融危機之前的高峰時期,日均通航數也僅有59只。
    
  埃及經濟復蘇之路漫漫
    
  據世界銀行1月7日預測,埃及去年的經濟增長為3.8%,低于前一年的4.2%。這比世行去年6月對埃及經濟增長的預測低了0.7%,主要原因是旅游業受到10月俄羅斯客機事件的沖擊。
    
  目前,埃及經濟面臨的最大困境是外匯儲備緊缺。據埃及央行統計,2015年12月底,埃及的凈外匯儲備僅為164.45億美元。世行預測,埃及將啟動新一輪貨幣貶值手段來增加外匯儲備。但這樣的貨幣政策將進一步拉高已處在高位的通貨膨脹率。
    
  不過,世行預測,在投資的驅動下,明年埃及經濟增長將加快。截至2015年6月的上一財年,凈外國直接投資已經恢復到64億美元,是埃及發生動蕩以來的最高紀錄,但仍然比100億美元的目標要少。
    
  2015年3月,埃及政府在西奈半島南部城市沙姆沙伊赫舉辦埃及經濟發展大會,發布了包括改善財政、推動經濟增長、吸引外國投資等在內的“四年發展和投資規劃”。塞西在大會上宣布,計劃未來四年為埃及吸引到600億美元的直接投資和貸款。大會取得的成功遠超預期,簽署了超過920億美元的投資框架協議或諒解備忘錄。
    
  在埃及前總統穆爾西被趕下臺后,沙特、科威特和阿聯酋一直對塞西表示支持。在埃及經濟發展大會上,沙特、科威特、阿聯酋和阿曼重申將會履行給予埃及125億美元經濟援助的承諾。上個月,沙特公共投資基金表示要為埃及的住房、能源和旅游行業投資80億美元。
    
  不過,世行表示,塞西上臺以來的財政改革還有加速的空間,因為“第二輪削減能源補貼和征收附加值稅的計劃出現了停滯”。
免責聲明:
除注明“來源: 機械168”以外的資訊,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聯系方式:020-36276482
?